跳回现实后我撕开烤鸭

时隔8年,《电锯惊魂8》终于来了,相比于上面所述的那些结构与设计上的缺陷,连最关键的“电锯门”的教义内涵也完完全全垮掉了。

从为了救赎而暴力,到为了暴力而暴力。

这届电锯手已经完全丢掉了约翰·克莱默的思想内涵,忘记了伤疤同时也丧失人格,成为真正的嗜血狂魔,只为把游戏进行到底,一个劲儿的自嗨。

回想当初看《电锯惊魂》,为了“给点气氛”我精心准备了一瓶白酒、一袋烤鸭,头上夹着一只号称“低音怪兽”的魔声耳机,当我郑重其事的按下“快播”播放器上的那个播放按钮时,那感觉就像是人生第一次解开了缠绕在少女胯部的丁字裤,伴随着电流穿过皮质耳罩涌进耳蜗,使我有些发昏又有些兴奋,有那么一两秒呼吸急促的我仿佛遨游在无限遐想中与现实脱节,跳回现实后我撕开烤鸭,把酒斟满,随着剧情的更进,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一杯更比一杯长……

结果是不知何时上的床。

第二天中午醒来浑身都渗汗,胃像是在被电击,扭头便是桌上包着鸭肉鸭骨渗着猩红油渍的黄色牛皮纸,还有那装在透明玻璃瓶里的三两白酒。那只“低音怪兽”仍在躁动,我伸手抓起它凑到耳边,因为那句:“I want to play a game”而感动的交出两行体液。

这次看《电锯惊魂8》,没有白酒,没有烤鸭,没有“低音怪兽”,而我喝了两瓶300ml的可口可乐!

因为“快播”没了。

那个自带气氛与价值输出的小可爱没了,其他播放器却都像是磨得光秃秃的母猪架子,虽然结构与设计上四平八稳,但缺乏最关键的“播放器”的教义内涵,只会一本正经的做些呆板的解析。

没有表情与娇喘,一点儿也不性感,只是我们还可以关上灯,像曾经那样狂欢。

嗯,不是电影不行,是播放器不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Vintz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跳回现实后我撕开烤鸭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