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些所谓货品看起来...好像垃圾里挑拣出来的

    有一晚和室友睡前躺在床上聊天,她推荐了这部电影,告诉我讲的是培养克隆人捐献器官的事情...乍一听觉得这个题材觉得碉堡了,于是找来看。
    现在看完这部电影,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重?难过?一点绝望?我觉得需要在还没忘掉这些感受之前赶紧写点什么来。
    海尔森学校的学生与其他的学生不一样,他们寄宿,有严格的校规、负责的教员和医生,饮食有节、上课、娱乐、睡前讲悄悄话,跟正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甚至看起来很幸福呢。但是他们从哪来?只有监护人的话,父母在哪里?
    经营画廊的女士将皮包抱在身前,像躲避脏物一样躲避围上来的孩子们。
    货车司机从后备箱卸下一箱箱市集货品,但那些所谓货品看起来...好像垃圾里挑拣出来的东西啊。
    学校抚育他们是为了保持他们的健康,给他们娱乐是为了使他们身心愉快,设置角色扮演课程为了让他们在离开学校后可以适应社会。校长、教员与医生在意每一个学生因为这里每一个学生都是克隆技术培养出的用作正常人类器官移植的捐赠者幼体。
    他们被精心的照顾、彻底的洗脑,当离开学校,需要做的就是等待通知捐赠,一次、两次甚至四次的捐赠以后终结,没有反抗,只有逆来顺受,他们甚至对自己的宿命感到自豪。
    主角两女一男,女一A和女二B从小情同姐妹,而且她们都喜欢男主C。AC从小情投意合,我承认C小时候蛮可爱,可惜女主A沉默内敛,C又是一副怂怂弱弱的样子,在看够了他俩你来我去懵懵懂懂的暧昧以后,腹黑的B果断投怀送抱,成为了C的女友。
    当他们到了18岁,离开学校分散住到各地,ABC分在一个农舍里,农舍里还有其他已经住上一阵子的捐献者。他们有相当程度上的自由,除了进门打卡以外似乎和正常人也没什么不同。A默默的注视C的一颦一笑,B则始终心怀警惕的看着自己的闺蜜与自己的男友相处,这个长大以后依旧怂弱的男主C对这样的设定不置可否的接受着,貌合神离的与女二滚床单。有一天B得知她的真身可能就在附近镇子上,于是大家一起一探究竟,在亲眼见到自己真身以后她崩溃了。人一崩溃就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她的刺激导致本无心宦场的闺蜜决定申请当监护人离开这个伤心地。我真想说,有一个从小听话精神稳定又有一堆良好记录在案的女一作为竞争对手,真是脑子坏了才会想到在竞选前刺激她呢...
    一晃到1994年,A已经做了9年的监护人,她有自己的房间,工作就是开车穿州过省来往于她监护的捐献者医院之间——看望他们,签手术同意书以及....放弃证明。 在某次出行,她意外发现B所在的医院,见到了已经进行过两次捐赠,虚弱不堪的儿时伙伴,B自己也万念俱灰,下一次手术就能要了她的命。她提议叫上多年未见的C一起出行,住在另一家医院同样捐赠了两次的C精神尚可,他们开车去海边,见到了传说中的景点——沙滩上搁浅的船的残骸,然后他们开始交谈。B向AC请求原谅,告诉他们可以去申请延期捐赠,她觉得这样自己可以弥补自己的错误,安心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事实也正如她所料,当被取出赖以生存的内脏,医生连缝合都没考虑,拔掉管子就关灯离开了。
    满怀希望去申请延期的A和C,从当年经营画廊的女士与老校长那儿得知:延期从来就是个传说,观察你们的画不是评价你们的灵魂,而是研究你们是否有灵魂,可怜的人,真希望能帮到你什么。C在回医院的路上大喊发泄,就像小时候在操场上做的那样,吼叫完,对命运的抗争也就结束了,他平静的躺在手术台上,在爱人的注视下被终结。
    最终只剩下了女主A,我觉得她其实扮演了一个最让人难过的角色,相似但不限于毕业后宿舍里那个最后一个走掉负责锁门的人,回头望望,独自离开,平静得一塌糊涂但无奈得一塌糊涂。电影的尾声说,她终于收到了一个月以后开始第一次捐献的通知,所以我们可以想见她的结局。
    最后留下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克隆人与人有本质上的不同吗?
    宋爸爸餐厅里的星美和幼娜是克隆人服务员,当她们工作到一定年限、攒够了颈环上的星星,就会被送上刑椅,碾成肉汁,制作成营养液供应给新的克隆人。电影《云图》的这一段,对待克隆人同样残忍,唯一不同的是人类在《云图》里得到的他们提供的服务,《别让我走》里得到的是他们的器官。
     人们觉得理所应当,排除心怀怜悯者,剿灭反对与反抗者更理所应当。
    身为万物之灵,人有主观能动性,这是我们区别于动植物的根本。顶多有人会为宰杀宠物狗奔走呼号,但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拒绝食用鸡蛋或穿戴牛皮。而假使有一天克隆合法,成本又足够足够低廉,一定会有人类建立饲养机构吧?只是电影里呈现为一个风景优美的乡间学校,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玻璃箱子。说真的我们很难对泡在营养液中的生物产生“我们是同类”的感觉,而对这群一样有思想有爱恨的克隆人,我们敢说他们低贱,天生就该被宰割吗?所以你敢说如果有一天真的存在克隆人,无论他们被围在乡间学校养育还是关在玻璃箱子里,他们都没有灵魂吗?
    电影想表达的,正如我们感受到的那样,他们有啊,你看,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啊。
    在电影虚构的历史里医学发达,绝症全部可以治愈,人类平均寿命已经过百,自然衰竭的器官可以通过移植替代。地球上那么多人老而不死,想必有巨大的移植需求。 长生不老好吗?也许你会回答不好:“不知死,焉知生”、“死亡本来就是生命的一部分”云云,如果换一种问法:“长寿好吗?”答案是肯定的吧,就算你自己不想长寿,也有你希望和希望你长寿的人喽。所以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想长生不老,但是没有人可以拒绝“活得久一点”这样的提议,那么第二个问题是:通过损害具有平等生存权利的克隆人的手段争取的长寿是否有意义?
    《西游记》78、79回说,唐僧师徒西天取经到了比丘国,发现家家门口扣着鹅笼,里面传出啼哭声,掀开一瞧,里面居然都是小孩。原来国王被南极仙翁的坐骑白鹿变成的“国丈”与白面狐精变成的“美后”蛊惑,要用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孩子的心肝做药引子。
    我们看着几百年前的故事要感叹:炼丹煎汤什么的,在搞什么啊!
    看着几百年后的电影是不是要感叹:现代医学什么的,到底在搞什么啊!
    好在生殖性克隆人类这项提议过不了那道伦理防线。
    好在器官移植什么的,还因为排异和长期存活率低什么的显得不太靠谱。
    好在坏白面狐精被孙悟空一棒子打死了。
    这篇观后感写到这里,扯得真多……我想快速结束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于是想了两个结尾:
结尾一:
    但假使有一天万事俱备,在巨大的诱惑前,大部分人都沉默了。
    吁……难以想象,那人类得经历怎样严酷的洗脑啊。
云顶娱乐 ,   
 结尾二:
    其实貌似也不用太担心,今后治疗性克隆会杀死胚胎,直接培养出移植需要的器官,就跟摘树上的果子一样轻松愉快。
    毕竟,杀死一个胚胎比杀死一个活蹦乱跳的人感觉好多了!?

2014.9.5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行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但那些所谓货品看起来...好像垃圾里挑拣出来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