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做早已投诚了的张艺谋、陈凯歌

曾经姜文的电影鬼子来了遭禁,太露骨的东西就显得太有野心,系统自动把你屏蔽。所以某些时候讲故事得换个手法,比如王小波的红拂夜奔,他绝不是写个笑话让你打发时间。所以你得去猜。这总是一件既费脑筋又很忐忑的事。
               
            于是今年让子弹飞得以全国公映,这表面上像一个大快人心的除恶霸故事,来点枪战、来点柔情、来点英雄、最后归结为浮云。出了影院,忘个精光。但这绝非一个敢公然喊着:站着也要挣钱的姜文兜售的献礼片。拍电影的都掩饰不了自己的企图心,有的为表达,有的为效忠,有的在摇旗呐喊,有的在摇尾乞怜。换做早已投诚了的张艺谋、陈凯歌,我们根本都不用想那么多。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所以思考本身就是一件好事。哪怕是在影院。
               
            蓝天白云,风和日丽,葛大爷一家唱着小曲的来了。随即耳边枪声四起,这一惊一乍让人有些措手不及,男人抖抖索索一脸的猥琐谄媚,女人倒镇定的还有功夫施展妩媚。于是这官匪易位的荒诞故事就跟决堤了的洪水,一路狂奔着去了,到最后却讲了个正经的故事。这导演化百炼钢为绕指柔的功力见长。
            这个故事里浓缩着中国的历史:数千年无非是坐寇流寇迎来送往,以及总把自己置身事外的国人大众。在电影中,鹅城土豪黄四郎是坐寇,而买官上任的马邦德及历任县官则无异于流寇。一个坐守盘剥,一个捞一票走人。而其后的故事演变也阐述了一山不容二虎的普遍真理,革命只是一个意外,实质只是个掺杂着报仇雪恨的江湖故事。
               
            我深以为那场突如其来的革命堪称全片的高潮,铺垫到冗长的勾心斗角故事显得有些滑稽无力,台词有些贫的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个高潮来的有些迂回,但过瘾后,依然觉得不冤。
               
            葛大爷死在高潮前,钱堆中。这其实对他是件幸福的事,因为死得其所了。终于告别光头的葛优依然没有告别夹缝中求生存的小人物路线。他演的师爷老于世故、精于算计,但又时不时来点人情味,喜剧早已深入骨髓,连与世长辞前也在争分夺秒取悦观众。半截身入钱堆的葛大爷还不忘语重心长的关怀姜文。委实令笑里有些悲从中来的况味。其实他是生存能力最强的一类,没那么多原则与道义,倒是有数不清的小聪明与厚脸皮。可他还是死了,大概这就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悲哀。
               
            而另一群官方意义中的土匪则是盗亦有道,他们有原则有道义到堪称模范官僚。这华丽转身倒是俏皮。劫财未遂,于是劫了个官做,没有治理一方施展宏图的抱负,只是有些劫富济贫的淳朴侠义情怀,不能为他们左右的形势中,他们被绑架到一个革命的临界点。这场洪流来了,即便你只想跑个龙套,也得硬着头皮粉墨登场。但张麻子是条好汉,智勇双全,洞察世事,讲义气、解风情,甚至还有点音乐雅兴。他完全不符合传统意义上对土匪的定位,更像一个具有领袖气质的英雄。
               
            可惜英雄振臂一呼,满目凄凉。用尽鬼花招外加真金白银的诱惑,大棒金元双管齐下逼着安于现状的群众造反。才终于推翻了黄四郎这座大山。人民,真的只是被革命了。像片中某位弟兄对女人的态度:我,一向都是被动的。打土豪、分田地,均平富般乌托邦式的大旗,打倒了土豪,打不倒骨子里的劣根性。你使劲浑身解数,也奈何不了民智不开。他们充其量不过是有奶便是娘的顺民,外加些见风使舵、渔翁得利的劣根性。革命只是一个幌子,各自捞些实惠才是真的。他们骨子里的奴性根深蒂固,逢见县老爷,膝盖就发软,他们又很可怜,不知权利为何物,老婆当面被人按到桌上强奸时才诉诸衙门,否则祠堂解决,过度强调义务与自我抑制,他们的生活压缩到仅图生存的狭小空间。最后倾巢而出的造反群众的胜利没有酣畅淋漓,却只能让人体味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可奈何。
               
            幽默的高明之处在于无情的戏谑着人性丑态毕露的荒诞,前一秒黄四郎的手下还为主子探听敌情,后一秒见大势已去,旋即加入对方阵营,那种不假思索真正演活了临阵倒戈。这幽默来得太给力。
               
            我觉得姜文是一个有血性的爷们,有铁拳,也有柔情,所以他的电影中写满个性,而非与各方妥协后到处的马赛克。这像片中的张麻子,在圆滑世故的师爷面前,带着一脸的铁骨铮铮,绝不跪着讨饭。可惜美女也有不识货,只在柔情蜜意的小殷勤中臣服了,却看不见眼前的铁血真好汉。
               
            夕阳下,张牧之的背影多少有些悲情英雄,这场仗他运筹帷幄,看起来赢了,可最后输了兄弟、女人,不为钱,不为财,对他重要的,只是没有黄四郎。
               黄四郎死后会怎样?想必还会有黄五郎、黄六郎卷土重来,上下交相掣,自陷于绝境,生活,只是在苟延残喘中继续罢了。
               子弹还在空中飞着。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换做早已投诚了的张艺谋、陈凯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